十八大后政法系统牺牲人数首度公开!_凤凰资讯

Home / www.qg988.com / 十八大后政法系统牺牲人数首度公开!_凤凰资讯

原标题:十八大后政法系统牺牲人数首度公开!。22日,中国政法系统的“奥斯卡奖”揭晓!。

原标题:十八大后政法系统牺牲人数首度公开!

22日,中国政法系统的“奥斯卡奖”揭晓!

第三届平安中国“三微”比赛颁奖活动在厦门举行,颁发了“十大微电影”“十大微视频”“十大微动漫”“最佳导演”“最佳编剧”等奖项。活动由中央政法委主办,福建省委政法委、厦门市委政法委承办。

视频虽小,但见微知著。

在颁奖现场,长安君发现,“三微”获奖作品背后的故事,并不简单——

写着任务代号的国旗

一直以来,谍战片是银幕上经久不衰的题材,优秀作品层出不穷。政法人自己的奥斯卡怎能少了这个题材。

本次比赛,来自江苏国家安全厅的微电影《归来》和来自西藏国家安全厅的《雪域谍影》双双获奖。

隐蔽战线工作者自己讲述的反奸防谍故事,有着不同寻常的风格,平静中透着惊心动魄,默默坚守里蕴藏着巨大付出。

荣获“十大微电影”桂冠的《归来》就是这样一个作品。故事从1949年解放后的南京开始——

来自西藏国家安全厅的微电影《雪域谍影》被评为最佳微电影。

在颁奖现场,《雪域谍影》的主创人员赵海龙带来了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上面写满了任务的代号。

这是国安一些基层单位不成文的惯例,每当执行任务出发之前,干警会在红旗上郑重地写下任务代号,带着对党和国家的无限忠诚投入没有硝烟的反奸防谍战场。

赵海龙带来的这面国旗还裹着一封信,是一位前去执行任务的西藏国安战士留下的。

他在信中说,他有两个愿望:如果在任务中遭遇了不幸,希望走的时候能够穿一次警服;如果有时间,他希望以后能带妻子到内地好好休个假……

他最后实现了第一个愿望。这位国安战士多次深入虎穴,在隐蔽战线工作了20年,最后倒下的时候才40多岁,正值壮年。

赵海龙说,每次看到这面国旗,战友的音容笑貌就在他的眼前,战友的英勇事迹就在他心里,战友的名字就在嘴边,但是这些都他不能说出来——

“因为我们来自隐蔽战线,没有名字,但祖国和人民会记住我们!”

代号105:黑社会为什么给警察鼓掌?

《代号105》是深圳宝安公安带来的微视频,记录了他们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一次重大行动。

在今年6月这次对涉黑团伙的收网行动中,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42人,刑拘112人,缴获一批枪支、刀具,冻结涉案资金800余万元。

此案一次性抓捕黑帮成员人数也创下深圳扫黑之最——

参加这次行动的宝安公安刑警大队大队长王少松和他的战友们来到了现场,他介绍了这起案件背后的“有趣”故事。

6月,这个涉黑团伙的骨干成员正在举办婚礼,团伙里几乎所有的犯罪嫌疑人都到场祝贺。专案组正是趁这个机会将这个涉黑团伙一网打尽。

不少媒体报道过当时的婚礼上的情景:“深圳市宝安区某酒店,一场盛大的婚礼宴会正在举行,宾客们看起来个个来头不小,不少还是大平头粗金链,花衬衣窄脚裤,雕龙画凤花手臂……”

当晚,警方出动1500余名警力,全副武装,荷枪实弹。行动全程高度保密。

婚礼邀请了一个经常出演黑帮角色的香港演员证婚。婚礼的高潮处,舞台的大屏幕播放了一段混剪的vcr,vcr中剪辑了许多黑帮与警察开枪撞车的片段。

王少松介绍说,就在这个时候,民警冲入了婚礼现场。现场的涉黑人员还以为这是配合vcr的“助兴节目”,竟纷纷掏出手机录影照相,大声鼓掌。

直到民警们把他们分割包围,指挥员拿起话筒对所有人说:“不许动!”婚宴里的所有人都吓傻了,甚至有人直接钻到桌子底下。

收网当晚,光“认人”就用了三个多小时,宝安公安分局对甄别出的142名团伙关联人员,逐一编号,分组看押,办案警力迅速开展审讯工作。至此,该团伙骨干悉数落网;恶势力土崩瓦解,涉案人员全部“到位”。

据警方调查,该团伙涉嫌抢劫、故意伤害、寻衅滋事、非法拘禁、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等犯罪,涉案多达100余宗,案件仍在侦办之中——

正如同王少松和他的战友在现场的铿锵话语:“黑恶不除,绝不收兵!”

外国“老娘舅”萨迷

中国之大,大在基层。基层社会治理,离不开人民调解员的辛勤努力。

这届三微大赛,关于人民调解员题材的作品大放异彩,来自重庆反映当地“乡贤评理员”发展创新枫桥经验的作品《九叔评理新枫来》被评为“十大微电影”。

什么是“乡贤评理员”,请看视频——

在浙江义乌,活跃在基层的人民调解员不光有退休“先贤”,在职“专家”,还有一群退休的外国人,颁奖活动现场就来了一位外国人民调解员,来自埃塞俄比亚的商人,萨迷。

他被义乌群众称为外国“老娘舅”。

“老娘舅”在江南方言中,是对德高望重者的一种昵称,一个外国人,怎么获得了“老娘舅”的美誉?

长安君独家专访了萨迷。

萨迷1987年不远万里来中国求学,就读于华南农业大学,学会了一口流利的中文。90年代毕业后,他先后在多个国家从事贸易工作,学会了多国语言。

除了埃塞语、中文,他的英语和日语也很溜,甚至其他很多语言他也能轻松和别人简单交流。但是他笑称:“那些都不能算,我只会四国语言。”

十年后,2004年,他又回到了中国,来到了浙江义乌经商。他一住就是十几年,四个孩子都是在中国出生,他也成了义乌小商品市场一个有名的“老外”。

在经商过程中,他遇到过不少纠纷,“对方虽然说ok,但其实有的时候根本没有理解,主要是沟通的问题,最后导致问题特别多,包装啊、运输啊、储存啊,各种各样都有。”

出了纠纷他不是没有想过打官司,但时间就是金钱,商誉也非常重要,去法院不是首选。

正因为自己的经历,当司法所找到他当人民调解员的时候,他一口答应下来。他说,自己可以做外国人和中国人之间的桥梁,有的时候沟通畅通了,问题就都解决了。

在他调解的纠纷中,让他印象最深的是一位约旦商人和义乌经营户之间的一个案件。约旦商人从义乌订制了一批念珠,约定每串念珠上有99颗珠子。第一批货发到约旦后,因为物美价廉,很快就销售一空,约旦商人又订购了第二批货。

但好景不长,不久购买念珠的商家纷纷向约旦商人要求退货——因为念珠上的珠子数量“没谱”,有的多几颗,有的少几颗,恰好99颗的很少。

约旦商人非常生气,立即要求终止和义乌小商品城经营户的协议,并要求赔偿损失。纠纷最后来到了萨迷的手上,很快他便弄清了双方僵持不下的原因所在:

99颗念珠在伊斯兰教中有特殊的宗教含义,多一颗少一颗都是对伊斯兰教的不尊重;而义乌商人却认为,大多数手串都会多几颗,自己给的多,对方是占了便宜才对……

经过萨迷从中沟通,双方很快认识到对方的宗教文化差异,最终相互理解,义乌商人赔偿了约旦商人的损失,双方依然保持着商业合作,从此以后一直是相互信任的贸易伙伴。

80年代、90年代在广东,现在又在东部沿海城市生活了这么多年,萨迷说,他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2004年他来到义乌的时候小商品城的一期项目刚营业,现在已经有五期,而且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先进。

“在中国,每天都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每天都让人觉得有巨大的希望。”萨迷对长安君说。

“儿子,老爸再也不跟你装了!”

颁奖活动首次公布了政法队伍一组沉重的数据——

十八大以来

法院系统牺牲119人

检察系统牺牲65人

公安系统牺牲2061人

司法行政系统牺牲286人

国家安全系统牺牲……

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民警李尚恒,就是其中一位,牺牲时只有29岁。

今年3月31日,星期六,清晨7点半,李尚恒在侦办一起入室盗窃案时,与一个有命案在身的犯罪嫌疑人不期而遇,身中六刀,壮烈牺牲,留下还在吖吖学语的女儿。

李尚恒来自一个警察世家,三代人中有10名人民警察,他的父亲李浩来到了活动现场,一身笔挺的警服,胸前挂满勋章。

白发人送黑发人,老一代公安人送年轻战友。

李浩和很多父亲一样,在平时里,很少用心平气和的语言和儿子交流,但心里充满了对儿子的牵挂和爱,谈起儿子,他老泪纵横:“儿子,老爸再也不跟你装了!”

他说,他会代替儿子撑起这个家,照顾好孙女,让她从小养成忠诚、干净、担当的品格——

“我还要再给政法系统,培养一个合格的兵!”

初心不忘,矢志不渝。